(责任编辑:袁霓)

2021-01-17 02:55

(责任编辑:袁霓)

2013年部门预算公开大幕开启。继广东、北京、上海、陕西等地公开2013年部门预算,国家发改委等多个中央部委近期也向社会公开2013年部门预算。虽然公开的项目有所增加,但从整体看,大多数预算报告按功能分类,内容粗疏,普通公众难以看懂。

从内容分析,多数预算报告按功能分类,且内容粗疏。以上海某部门的预算报告为例,只列出了农林水事务和教育两项预算支出,未列出基本支出和项目明细。陕西一个部门的公共预算拨款支出明细表只列出了一个项目支出,也没有具体名目。

此外,项目支出数额巨大、“其他支出”暗藏玄机、“三公”预算藏头露尾等现象依然突出。专家认为,推进预算公开的目的是接受公众监督,国家应出台预算公开的规范和标准,重点公开三公预算,让部门预算报告“看得懂、能监管”。

南京财经大学公共财政研究中心主任黄斌表示,目前的预算公开主要是按照钱的功能所做的账本。显然,按购买的商品或服务来分类的经济分类账本要比功能分类账本更详细。他举例,以教育部门为例,按功能分类主要就是教育,人们只知道这笔钱用在教育上,但具体怎么用不得而知。如果从经济分类来看,人们就可以知道这笔钱中有多少用于教师员工的工资奖金,多少用在教材教辅、教师培训及其他教学业务上,多少用于教学设备购买或教学楼修缮和建设上。“可以说,预算支出越细越具体,公众的监督力度也越大。”

半月谈记者梳理发现,各地的部门预算报告长短不一、格式各异,短则四五百字,长则三四千字。北京、陕西两地的部门预算报告主要包括情况说明、总体收支预算、支出预算和三公经费支出预算四个方面内容。而上海、深圳等地的部门预算报告则没有单独列出三公经费预算情况。

少数报告按经济分类,但往往只有大数,没有详细名目。深圳某部门2013年预算报告列出了发票登记工本费5000万元、电子政务运维费1653万元、信息化建设费1000万元等11个具体项目的预算支出,并和2012年项目预算支出作了比较,但由于每个项目支出缺乏更具体名目,公众依然很难进行监管。